zhuangqinyuan

Kenny随笔

且话桑麻:



他的诞生伴随着死亡。

一件橘色套头卫衣遮盖他的容颜,在南方公园四人小团体中,他总是被人轻易忽视和遗忘。

他过分地早熟,恋母般地迷恋巨乳。

二老让他终于一死,却成了胖子没有最贱只有更贱的陪衬。

死时他是怎样的感受呢?像是蔚蓝眼睛最终腐烂混浊再也看不清那剪纸贴画的天空和太阳?或是被撕裂被烤熟被吞噬却带着无所谓的无奈只因下一集的重归?又也许是对妹妹的牵挂?




我不知道。



本身为这么一部黑神下凡的动画伤感就觉得自己着实是个傻逼。然而我居然认真思索了。


以下文艺版

鲜血从他的体内喷涌,铺天盖地间他只听见友人习以为常的叫喊。

寒气彻骨的雪地此刻躺起来柔软可人,他明白那是渐渐冰冷的体温。

恍惚间他想起自己的妹妹,那个怯生生躲在他背后汲取勇气的女孩。

有时死亡来的很快,只是触电般地一麻,他就魂魄出窍。

嘿这可比自♂慰爽多了。

他想着。

有时失去生命是个漫长的过程,他感受自己的活力在某种咀嚼中融入另一种生物的体内。

那时候他来不及想什么,如山而下的疼痛让他只能周身颤抖和无意识地嘶吼。

他从来都知道,除了自己血脉相连的妹妹和母亲,没有人再会特别地关心和一心地依赖相信他了。

这是作者的设定,却成了他的命运。

Damn you.You fucking asshole.

他这样想着,闭上眼,感受死亡和新生。



我没有爱过这世界 拜伦

带绿色条纹的三七李:

我没有爱过这世界,它对我也一样; 
我没有阿谀过它腐臭的呼吸,也不曾 
忍从地屈膝,膜拜它的各种偶像; 
我没有在脸上堆着笑,更没有高声 
叫嚷着,崇拜一种回音;纷纭的世人 
不能把我看作他们一伙;我站在人群中 
却不属于他们;也没有把头脑放进 
那并非而又算作他们的思想的尸衣中, 
一齐列队行进,因此才被压抑而致温顺。


 
我没有爱过这世界,它对我也一样—— 
但是,尽管彼此敌视,让我们方方便便 
分手吧;虽然我自己不曾看到,在这世上 
我相信或许有不骗人的希望,真实的语言, 
也许还有些美德,它们的确怀有仁心, 
并不给失败的人安排陷阱;我还这样想: 
当人们伤心的时候,有些人真的在伤心, 
有那么一两个,几乎就是所表现的那样—— 
我还认为:善不只是说话,幸福并不只是梦想。

宫崎骏一生追求的境界,这部叫不出名的动画片却做到了

读书、电影、音乐:

今天我们来说一部动画片。


它只有短短10分钟。


但在2003年,由动画强国日本评选的《日本和全世界最伟大的150部动画》中,它排名第一。


傲娇得要死的大师宫崎骏宫老爷子,面对它的作者,像个小粉丝看大神一样羞涩。


故事有点长,但Sir以命担保,绝对好看。



时光说(最好的阅读微信) 


微信号:timetellyou



我们从宫崎骏说起。




宫老爷子在世界动画史的地位宛如喜马拉雅山。




宫崎骏是继黑泽明大帝后,第二位被授予“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日本电影人,这说明他成就已经跨越了动画,世界电影史上都留下他恒星般的光芒。



 


关于宫崎骏的文章很多,如果你对老爷子有了解就知道,他谦逊,但又拥有帝王般的高傲。




他这辈子几乎没有亲口对任何同行业的人说过佩服的话。即便心里服气,但嘴上还是要戳戳别人。




比如他非常不满意别人把他和手冢治虫对比。



 


“铁臂阿童木之父”手冢治虫




1989年2月9日手冢去世,享年61岁,全日本上下都纷纷为失去漫画之神表示哀思,只有宫崎骏在杂志《Comic Box》的哀悼特辑中哐当写了一篇不合时宜的悼文:



这似乎是关于手塚先生的特辑,大家都一个劲儿地在哀悼他吧。不过我可不想跟你们一个鼻孔出气。关于他对动画业所做的那些事,我不想评价。我并不喜欢虫制作的东西——岂止是不喜欢,我觉得那都是不正常的!



对于“亲儿子”——日本中生代最有才华的导演痞子庵野秀明,宫崎骏和他有过一段像黑社会老大接头一样的对话:



你以后只靠EVA也出不来新东西了吧,不定10年,20年后,还会有人说你是“那个做了EVA的庵野先生。”






 


(宫崎骏与庵野秀明的撒哈拉对谈)


根据我看到的资料,宫崎骏在别人面前从帝王变成乖宝宝,像个小粉丝看大神那样羞涩,只有两次。




一次是1993年,年轻时候的宫崎骏害羞地跑到黑泽明家里,和黑泽明畅谈人生。


谈话中宫崎骏羞涩坐在椅子上,害羞地向前倾,颤颤地问黑泽明问题,还不停点头:“是啊是啊,您说的对,在我们动画中也这样呢(不好意思地羞涩笑)。”



 


对话截图,看气场大神宫崎骏变成了宫崎骏小宝宝,紧张的不得了


第二次看到宫崎骏变成宝宝是在铃木敏夫2009年出的自传《樂在工作》(这本书貌似只有台版)。




那时候貌似吉卜力还没成立。




铃木敏夫有一天看到宫崎骏见到他,远远地小跑过来,神情严肃地说:“铃木君!”


“是……什么事?”


宫崎骏脸涨得通红:”你有没看苏联的尤里·诺斯坦因的《雾中的小刺猬》!“


其实铃木敏夫没看过,随后宫崎骏沉默了很久……最后沉重地憋出一句话:“看到尤里做的片子……我觉得我们不得不抓紧努力起来……不能放松啊。”


然后宫崎骏就恨恨地扭屁股走了。





 


《迷雾中的小刺猬》(The Hedgehog in the Mist)是尤里爷爷1975年拍的一部动画,和《故事中的故事》一起并为他最为大的作品。(我本人更喜欢小刺猬多点,《故事中的故事》被西方人加上太多政治隐喻)


随后在接下来的二三十年中,每次有记者或者媒体采访,问宫崎骏他最佩服的动画人和最喜欢的动画作品。他回答的只有一句话。




例如《千与千寻》在美国大获成功,美国记者采访他(BLACK MOON - Hayao Miyazaki in Los Angeles!)——



Q: Speaking of the movie business, who are some directors you admire?


(有哪些你最佩服的导演?)


A: Yuri Norstein, a Russian animator... is a great artist.


(尤里·诺斯坦因,一个俄国的动画人……(沉默)他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



俄罗斯媒体2005年做过一次《宫崎骏和诺斯坦因的对话》的节目,影片中宫崎骏依旧说:诺斯坦因是他觉得最伟大的艺术家,《雾中的小刺猬》是他最喜爱的动画影片。


还有,吉卜力美术馆有档节目,叫《宫崎骏和他的朋友们的采访》。节目里,宫崎骏会热情招待“他的朋友”到吉卜力美术馆。


这档节目我查了下,只做了两期,也就是说,截至目前,只有两名”宫崎骏的朋友们“,一个是皮克斯的灵魂人物,被誉为当代的华特·迪士尼的John Lasseter(约翰·拉塞特)。



John Lasseter是《玩具总动员》的导演




另一个就是尤里·诺斯坦因。



 



 


好残酷啊,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否老爷子心目中的,“宫崎骏的朋友”只有他们两位呢。



 


好了,宫崎骏爷爷可以下场休息了。


下面我们来看看文章真正的主角——尤里·诺斯坦因。





世界四大动画节:法国昂西动画节、加拿大渥太华动画节、萨格勒布动画节、日本广岛动画节。除了1984年后才设立的广岛电影节,尤里爷爷皆曾取之。


而《雾中的小刺猬》在2003年日本东京评选的《日本和全世界最伟大的150部动画》中,排名第一。


第一第一、世界第一、大奖大奖还是大奖……我大脑脑洞蹦出这句话:


千军万马当中,取上将首级犹如探囊取物。





《雾中的小刺猬》这部影片讲述了一个什么故事呢?



 




豆瓣上是这么说的:



对一切充满好奇、单纯天真的小刺猬去找森林另一头的朋友小熊一起数星星,路上,它不时地看看这个摸摸那个,一只对它饶有兴趣的猫头鹰开始紧跟它。看到迷雾中的一匹白马时,它喜欢上了对方的形象,走进迷雾希望自己也能拥有那种形象,可是在迷雾里,它连自己也看不清;神秘的蝙蝠、大象以及那只猫头鹰令它惊慌失措,但它想办法平复了心情。一棵大树将小刺猬迷惑,它丢失了准备拿去与小熊一起分享的糖果,小狗将糖果找到交给它后,它又不幸落入溪流,幸得陌生的好心鱼的相救,它才见到一直在担心它的朋友小熊,而在小熊讲述它的担心时,小刺猬陷入了沉思。






 




其实这部动画特别简单又特别充满诗意,故事就是小刺猬在迷雾中和不同动物相遇,最后遇到一匹白马恋上她的故事。






 
 


这部片子真正秉承了俄罗斯“诗意电影”的传统,把如此一个简单的故事,表达的如此有诗意,并且画面非常非常美。




用IMDB某位观众的话说:





It is a very watchable poetry, an example of magic.





这是一首可视化的诗,一个奇迹。




这部片子里面有许多宫崎骏想要追寻的东西——诗意。




个人觉得宫老爷子终其一生最想要的就是做出诗意电影,可惜直到《哈尔的移动城堡》他才从逻辑中解放,在天马行空中放荡不羁。




(《哈尔的移动城堡》是宫崎骏最自由的片子,他自己评价也认为自己最棒的片子是这部)



 


过多解释这部动画可能是徒劳的,因为诗意最不应该被解释和影评,每个人看后都有不同体会。


关于这部动画还有一个小提示……画面极美,雾气活灵活现……可……这TMD居然是剪纸动画!!这是人类做出来的么!!剪纸动画能做出这样的么!!!(咆哮,被拉走)


《雾中的小刺猬》如今已成为俄罗斯动画的骄傲,被制作成邮票、路牌、插画。


《雾中的小刺猬》系列邮票



路牌上的小刺猬,告诉人们前方有雾




插画绘本



 


还被印在很多地方,例如餐具上



 




最后,送上完整版《雾中的小刺猬》。


2014年俄罗斯冬奥会播放了文化宣传片,看得我热泪盈眶,因为尤里·诺斯坦因也在其中,当然还有《雾中的小刺猬》。


好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国家宣传片能把我国伟大的动画作品和动画大师也列入其中,作为国家文化艺术和文明的骄傲。



强暴我

子健:


       地板,摇晃的湖
  
  隔岸的火是你目光的焦灼
  
  明天我将潜入湖底
  
  捞上光鲜的尸体
  
  强暴那道美丽的伤口
  


  三月,我看着血红的路一言不发
  
  头顶的落日被一枪洞穿
  
  一截断裂的翅膀沉入湖底
  
  风是永远的向往
  
  痛苦强暴了欲望
  


  三月,我的火车到站了
  
  年轻的奥威尔学不会衰老
  
  他只愿歌唱
  
  野鸭般嘶哑的喉咙里涌起狂风
  
  四月的风比四月更遥远
  


  三月的枕头,泅渡的梦
  
  强暴我,奥威尔先生
  
  你是我孤独的尸体
  
  在湖底,洗涤光鲜的外衣
  
  ————
  
  15.3.26

        子健

两种诗人

子健:


       风的那边埋葬着两种诗人
  
  一种热爱生活   向往幸福
  
  用诗篇记录岁月
  
  一种怀疑世界   倾心死亡
  
  用诗篇遗忘过去
  
  然而没有人会是其中之一
  
  只有当两种诗人相遇
  
  才能诞生出一位诗人
  
  
  
  这是一位绝望的诗人
  
  习惯徘徊在森林的边缘
  
     用鲜血和泪水
  
  建造一口失败的井
  
     一颗头颅坠落
  
  惊不起一丝涟漪
  
  在死亡降临的今天或明天
  
  诗人,如果你的瘸腿还能挣扎
  
  至少要走出森林
  
  在血迹指引出的风口
  
  吹来尸横遍野的海洋
  
  这是无数诗人的墓地
  
  听吧,聋了也能听到
  
  到处都是石沉大海的声音
  
  ————
  
  15.4.1

       子健

酒肉铺:

你知道,面前流淌的一直不是洪水。
是内疚的身体。

yuki:

人與人之間,不是生離,就是死別,並沒有第三種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