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angqinyuan

Kenny随笔

且话桑麻:



他的诞生伴随着死亡。

一件橘色套头卫衣遮盖他的容颜,在南方公园四人小团体中,他总是被人轻易忽视和遗忘。

他过分地早熟,恋母般地迷恋巨乳。

二老让他终于一死,却成了胖子没有最贱只有更贱的陪衬。

死时他是怎样的感受呢?像是蔚蓝眼睛最终腐烂混浊再也看不清那剪纸贴画的天空和太阳?或是被撕裂被烤熟被吞噬却带着无所谓的无奈只因下一集的重归?又也许是对妹妹的牵挂?




我不知道。



本身为这么一部黑神下凡的动画伤感就觉得自己着实是个傻逼。然而我居然认真思索了。


以下文艺版

鲜血从他的体内喷涌,铺天盖地间他只听见友人习以为常的叫喊。

寒气彻骨的雪地此刻躺起来柔软可人,他明白那是渐渐冰冷的体温。

恍惚间他想起自己的妹妹,那个怯生生躲在他背后汲取勇气的女孩。

有时死亡来的很快,只是触电般地一麻,他就魂魄出窍。

嘿这可比自♂慰爽多了。

他想着。

有时失去生命是个漫长的过程,他感受自己的活力在某种咀嚼中融入另一种生物的体内。

那时候他来不及想什么,如山而下的疼痛让他只能周身颤抖和无意识地嘶吼。

他从来都知道,除了自己血脉相连的妹妹和母亲,没有人再会特别地关心和一心地依赖相信他了。

这是作者的设定,却成了他的命运。

Damn you.You fucking asshole.

他这样想着,闭上眼,感受死亡和新生。



评论

热度(19)

  1. zhuangqinyuan:( 转载了此文字